网信有害信息网信有害信息

美丽乡村建设:云县幸福镇村民拆除院门迎幸福

时间:2017-09-12 22:21 编辑:陶媛 查看: 4765 评论: 0

1.jpg


都市时报记者 李元冰 文/图


“要统筹谋划好美丽乡村建设的整体布局,让我们看得见山水,管得好田园,记得住乡愁,解决好环境与发展问题。”近日,省人大常委会副主任刀林荫在率“环保世纪行”调研组及记者团赴保山市、临沧市等地调研采访时,作出上述表示。


根据省委、省政府的部署,云南省从2015年正式启动实施美丽乡村建设系统工程,每年推进500个以上以中心村、特色村和传统村落为重点的自然村建设;结合生态文明建设,全面推进环境整治、基础设施建设和公共服务配套,建设周期不超过2年。到2018年,力争在全省建成一批富有云南特色的“宜居宜业宜游”美丽乡村。


两年过去了,美丽乡村建设实施的真实情况怎样?取得了哪些成果、存在哪些问题?本报记者通过参与本次调研采访,获得了一些大致的答案。

 

0、刀林荫(右)与沧源县勐来乡崖画寨村民亲切家滩_meitu_2.jpg

刀林荫(右)与沧源县勐来乡崖画寨村民亲切家谈


右甸河荒滩响起美妙音乐


夜幕降临,凉风习习,保山市昌宁县城田园镇的市民早早吃过晚饭,前往右甸河生态湿地公园。晚8点左右,公园内响起动听的音乐,水域中喷涌而出的喷泉形成丛丛水幕,伴随音乐的节奏变化着形态。五彩射灯为水幕着色,声光融合的试听盛宴令市民和游人如痴如迷,陶醉不已。


对于昌宁人来说,如此享受在一年前是不敢想的。尽管昌宁县早在2005年就提出建设新田园城市的发展理念,且历届党委、政府矢志不渝地坚持贯彻、执行,但由于历史和自然等因素,右甸河上游的勐廷、新华等6个村2.6万人的生产生活污水及农业面源无染,仍严重地危害着水生态环境;又因右甸河城镇核心段流域南北落差大、水体流速快,旱季河道枯水突出、汛期防洪压力巨大。


1、昌宁县田园镇水天一色的生态湿地公园_meitu_1.jpg

昌宁县田园镇水天一色的生态湿地公园


保山市政府政研室负责人坦言,在推进美丽乡村建设的实践中,存在规划的系统性、完整性、持续性不强、不够切实等问题,与群众需求和区域未来发展的趋势存在差距,“比如右甸河沿岸的老百姓,就一直期望有一座兼备观赏性、功能性和科普性的综合公园。”


去年7月1日,右甸河城镇核心段流域综合整治项目开工建设,一期工程(即生态湿地公园)于今年5月开园试运行。“预算总投资2.28亿元;总规面积1500亩、核心区774亩。”昌宁县政府有关负责人介绍,项目整合了观光农业种植区、生态湿地净化区、核心湖滨游赏区、传统农业体验区。通过生态湿地实现表流、潜流、垂直流三级净化,日处理上游污水能力达3万吨,出水水质达地表Ⅱ类;将右甸河主干及支流的行洪能力从10年一遇提升到20年一遇标准,水利功能与景观功能有机结合。


“更重要的是,该项目解决的下游1.2万亩基本农田的灌溉问题,实现了传统农业向现代、规模农业的转变;有效改善了人居环境,提升了特色乡村的品味。”调研组认为,右甸河城镇核心段流域综合整治规划,为推进美丽乡村建设提供了样本和示范,体现的生态效益、经济效益、社会效益的多赢。

 

最后原始部落里的电热水器


翁丁村民老肖带着记者走进他家老房改建客栈一楼的公共卫生间里,抬眼就见一台容量80升的电热水器悬挂于整体浴室的上端。一拉阀门,烫乎乎的热水从“莲蓬”里射出。“不错吧,随到随洗、方便卫生。”老肖的话语充满自豪。


2、昌宁县田园镇生态湿地公园绚丽多姿的音乐喷泉夜景_meitu_3.jpg

昌宁县田园镇生态湿地公园绚丽多姿的音乐喷泉夜景


翁丁原始部落村位于临沧市沧源县勐角乡翁丁村委会大寨,至今已有近400年历史,现有102户497人。翁丁老寨是迄今为止我国保存最为完好的佤族原始群居村落,2006年被列入云南省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名录,同年被《中国国家地理》杂志誉为“最后的原始部落”。2013年翁丁村被列为省级贫困村,现有建档立卡贫困户23户72人。


在生态文明建设和美丽乡村建设中,翁丁老寨原有的环境卫生条件、老房建筑质量及屋内的各种生活设施,都已不适宜村民继续生活居住。2012年,沧源县启动了对老寨进行提质改造的美丽乡村建设计划,整合科技惠民工程、农村危房改造等项目资源,并在东航集团等挂钩帮扶援建资金支持下,共融合资金1195万余元,于今年5月完成在新址的150套安居房主体建设,村民将陆续迁入居住。“对老房也是修旧如旧,我们搬入新房后,老房将变成客栈,专门接待游客。”老肖说。


3、经整治提升的翁丁村新貌_meitu_4.jpg

经整治提升的翁丁村新貌


“我们与一家省内著名的旅游公司签订协议,由他们对老寨做统一的保护、旅游开发规划及运营。”勐角乡政府负责人介绍道,老寨特殊的自然风貌和民族文化,每年都吸引着众多学者、游客、专业摄影师前来探访,对村容村貌的提升和服务功能的完善提出了迫切的要求。为此,县、乡两级先后投入300多万元,联合旅游公司,对垃圾、污水、生产生活废渣及零散手工小作坊实施大力整治,“迁出小作坊、清洁公共环境卫生,打牢路、水、电、网络基础,还原老寨原始生态。”投入产生了丰厚的产出,去年翁丁村群众的旅游人均年收入就达2200元;今年上半年累计接待游客11万人次,已实现旅游收入380多万元。


翁丁村还依托县农业开发公司,通过有序流转寨子周边土地,实施了高原特色林果集中种植和无公害牲畜养殖。“5年前,我们家就是种包谷和茶叶,一年3000多元的收入;现在跟着集体种植了大叶榕树,媳妇和姑娘还参加了寨子旅游经营管理,全家的年收入已接近万元,高高兴兴地甩掉了‘贫困户’的帽子。”老肖说。


4、翁丁新村主体建筑已经建成,正进行后期绿化_meitu_5.jpg

翁丁新村主体建筑已经建成,正进行后期绿化


沧源县和勐角乡对翁丁的未来充满了信心和希望——随着沧源支线机场通航,“全域旅游+特色农产”必将最好地诠释“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”。调研组评价道:“美丽乡村建设实施的突出难点之一,是涉及的多层级、多部门不能形成合力,各吹各打。翁丁的成功恰好在于理念、思路统一,分工协作、各尽所长,不愧为我省边疆民族地区的领头羊。”

 

坚果和咖啡控住了泥石流


临沧市云县有个幸福镇。但2013年前,这里的村民其实活得并不幸福——幸福镇位于孟连-沧源断裂带和耿马-祥云断裂带的交汇处,与地热资源丰富相对应的,是极其脆弱的地质条件。加之历史上大规模的毁林开荒,脆弱的地质叠加稀松的土壤,“要看泥石流,幸福一日游”成为远近闻名的俚语,更是祖祖辈辈幸福人的心结。直到2012年12月9日全镇正式启动美丽乡村建设,“幸福镇不幸福”的历史才宣告终结。


5、云县幸福镇“坚果+咖啡”立体种植示范基地_meitu_6.jpg

云县幸福镇“坚果+咖啡”立体种植示范基地


“建设美丽乡村,以过境河流南汀河生态系统整治为发端。”幸福镇负责人说,退耕还林是第一步。截至目前,全镇沿河道谷地共完成还林面积3万亩。坡改台是第二步,在泥石流易发坡地,经加固回填,全部改造为台地。


“前两步是必须打牢的基础,但也让原本就不富裕的群众暂时失去了经济来源。因此,最重要的第三步——调整产业结构紧随而来。”全镇山地按海拔划分区域,分别统一种植不同的农作物。“1600米以上种植茶叶,1300-1600米区间种植核桃,1000-1300米区间立体种植坚果和咖啡,1000米以下至基本农地和河道红线区间,种植甘蔗和其他作物。”其中,坚果、咖啡种植区的面积最广,而这一区域也是曾经的泥石流易发区,以及坡改台的重点区。“我们引进了专业坚果和咖啡加工企业,成立了种植专业合作社,把分散在一家一户的土地实行流转反包、统一集约经营。全镇18个村委会,有17个都采用‘坚果+咖啡’,种植总面积达9.3万亩。”


6、享受着美丽乡村建设成果的幸福村民_meitu_7.jpg

享受着美丽乡村建设成果的幸福村民


坚果树干相对高大,喜阳;咖啡相对矮小,喜阴。“一般采用‘22株坚果+32株咖啡=1亩地’的方式套种。”该负责人说,经济林果基地进入丰产期后,亩产咖啡鲜果2吨,以2500元/吨统收价计算,产值为5000元;亩产坚果0.33吨,以30元/公斤统收价计算,产值为9900元;两者合计14900元。“调结构前,乡亲们以种植包谷为主,亩产值600-700元,且水土流失严重;调结构后,亩产增收20倍以上,实现了经济、生态效益的双赢。”


由此,村民们迎来了第四步——基础设施全面升级。老陈家拿到了2万元的建房现金补助、兑现了30吨的建房水泥实物补助、贷到了5万元的建房贴息贷款。很快,幸福村的239栋新砖房建成,村民喜迁新居。同时变化的是村容村貌,宽敞的混凝土干道和支路代替了狭窄的土路,整洁干净的沟渠代替了污水四溢的荒滩,自来水接到了家、太阳能摆上了房头。


“种植加外出务工,现在一家人年收入三四万元不是问题。”老陈说,乡亲们富裕了,自然注重生活环境的改善和生活质量的提高。“过去,每家的院子都有一道大铁门,晚上睡觉时是一定要关好的。现在生活好了、村子里的治安也很好,大家盖新房时都把那扇无用的大门拆掉了,都说这是‘拆掉院门迎幸福’。”


稿件尾部图.jpg


最新评论
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,并不表明都市时报网立场。
发表

新鲜时报

广告热线:(0871)65391999 (0871)65353000 新闻热线:(0871)65353000 发行热线:(0871)64182531

网站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:0871-65353000;举报邮箱: dssbrmt@163.com